推荐任正非先生的一篇文章

推荐任正非先生的一篇文章

 

华为创始人、中国名符其实的企业家任正非先生的《大机会时代,一定要有战略耐性》一文值得在我协会工作的人一读。

虽然我协会不是企业,文章中的一些观点和思路难以对号入座,有的放矢地去学习和领会。但文章中的战略思路和观点还是非常精辟和有用的。尤其需要我们在目前的形势下和工作状态中去认真思考,并努力感悟和实践。

我们正处在行业和单位“无人领航,无既定规则,无人跟随的困境”之中。协会工作所需要的宏观思想、国际视野、问题思维和跨界联系,需要引起我们每个人的深思再深思。而任正非先生的文章堪称指路明灯。

 

卫祥云

201867日于天行建

 

附文:《大机会时代,一定要有战略耐性》

大机会时代,一定要有战略耐性

从科技的角度来看,未来二、三十年人类社会将演变成一个智能社会,其深度和广度我们还想象不到。越是前途不确定,越需要创造,这也给千百万家企业公司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。我们公司如何去努力前进,面对困难重重,机会危险也重重,不进则退。如果不能扛起重大的社会责任,坚持创新,迟早会被颠覆。

人类社会的发展,都是走在基础科学进步的大道上的。而且基础科学的发展,是要耐得住寂寞的,板凳不仅仅要坐十年冷,有些人,一生寂寞。华为有八万多研发人员,每年研发经费中,约20-30%用于研究和创新,70%用于产品开发。很早以前我们就将销售收入的10%以上用于研发经费。未来几年,每年的研发经费会逐步提升到100-200亿美元。

华为这些年逐步将能力中心建立到战略资源的聚集地区去。现在华为在世界建立了26个能力中心,逐年在增多,聚集了一批世界级的优秀科学家,他们全流程地引导着公司。这些能力中心自身也在不断发展中。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数学、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,尚未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。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、摩尔定律的极限,面对大流量、低延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,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,找不到方向,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。

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,没有理论突破,没有技术突破,没有大量的技术累积,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。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,处在无人领航,无既定规则,无人跟随的困境。华为跟着人跑的机会主义高速度,会逐步慢下来,创立引导理论的责任已经到来。

华为过去是一个封闭的人才金字塔结构,我们已炸开金字塔尖,开放地吸取宇宙能量。加强与全世界科学家的对话与合作,支持同方向科学家的研究。积极地参加各种国际产业与标准组织,参与各种学术讨论,多与能人喝喝咖啡,从思想的火花中,感知发展方向。有了巨大势能的积累、释放、才会有华为的厚积薄发。

内部对不确定性的研究、验证,正实行多路径、多梯级的进攻,密集弹药,饱和攻击,蓝军也要实体化。并且,不以成败论英雄,从失败中提取成功的因子,总结,肯定,表扬,使探索持续不断。对未来的探索本来就没有失败这个名词,不完美的英雄,也是英雄。鼓舞人们不断地献身科学,不断地探索,使失败的人才、经验继续留在我们的队伍里,我们会更成熟,我们要理解歪瓜裂枣,允许黑天鹅在我们的咖啡杯中飞起来。

创新本来就有可能成功,也有可能失败,我们也要敢于拥抱颠覆。鸡蛋从外向内打破是煎蛋,从里面打破飞出来的是孔雀。现在的时代,科技进步太快,不确定性越来越多,我们也会从沉浸在产品开发的确定性工作中,加大对不确定性研究的投入,追赶时代的脚步。我们鼓励我们几十个能力中心的科学家、数万专家与工程师加强交流,思想碰撞,一杯咖啡吸收别人的火花与能量,把战略技术研讨会变成一个罗马广场,一个开放的科技讨论平台,让思想的火花燃成熊熊大火。公司要具有理想,就要具有在局部范围内抛弃利益计算的精神。重大创新是很难规划出来的,固守成规是最容易的选择,但也会失去大的机会。

我们不仅仅是以内生为主,外引也要更强。我们的俄罗斯数学家,他们更乐意做更长期、挑战很大的项目,与我们勤奋的中国人结合起来;日本科学家的精细,法国数学家的浪漫,意大利科学家的忘我工作,英国、比利时科学家领导世界的能力……会使我们胸有成熟地在2020年销售收入超过1500亿美元。